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
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概述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《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》是唐代大诗人杜甫组诗作品。这组诗表现了诗人的爱国热诚。全诗一气呵成,从首逆消亡写到全国统一,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,脉络分明,格局严整,充分表现了联篇绝句的特色。
作品名称
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
创作年代
盛唐
作品体裁
七言绝句
作    者
杜甫
作品别名
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
作品出处
全唐诗

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作品原文

编辑
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1
禄山作逆降天诛2,更有思明亦已无3。汹汹人寰犹不定4,时时斗战欲何须5
社稷苍生计必安6,蛮夷杂种错相干7。周宣汉武今王是8,孝子忠臣后代看。
喧喧道路多歌谣9,河北将军尽入朝10。始是乾坤王室正11,却交江汉客魂销12
不道诸公无表来13,茫然庶事遣人猜14。拥兵相学干戈锐,使者徒劳百万回15
鸣玉锵金尽正臣16,修文偃武不无人17。兴王会静妖氛气18,圣寿宜过一万春19
英雄见事若通神20,圣哲为心小一身21。燕赵休矜出佳丽22,宫闱不拟选才人23
抱病江天白首郎24,空山楼阁暮春光。衣冠是日朝天子25,草奏何时入帝乡26
澶漫山东一百州27,削成如桉抱青丘28。苞茅重入归关内29,王祭还供尽海头。
东逾辽水北滹沱30,星象风云喜共和31。紫气关临天地阔32,黄金台贮俊贤多33
渔阳突骑邯郸儿34,酒酣并辔金鞭垂35。意气即归双阙舞36,雄豪复遣五陵知37
李相将军拥蓟门38,白头虽老赤心存39。竟能尽说诸侯入40,知有从来天子尊41
十二年来多战场,天威已息阵堂堂42。神灵汉代中兴主43,功业汾阳异姓王44 [1] 

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注释译文

编辑
  1. 河北:指黄河以北的地区。
  2. 禄山:即安禄山。
  3. 思明:即史思明。
  4. 汹汹:大水声,喻社会的不安定。
  5. 欲何须:犹欲何求。作反诘语,使其自悟。
  6. 苍生:指百姓。
  7. 杂种:指安禄山、史思明之徒。 《旧唐书·安禄山传》:“安禄山,管州柳城杂种胡人也。”《旧唐书·史思明传》:“史思明,宁夷州突厥杂种胡人也。”
  8. 周宣:即周宣王。汉武:即汉武帝。
  9. 多歌谣:一作“好童谣”。
  10. 河北将军尽入朝:大历二年,淮南李忠臣、汴宋田神功、凤翔李抱玉俱先后入朝,河北诸镇未有入朝者,或传闻未实耳。
  11. 始:一作“自”。
  12. 却交江汉客魂销:乾坤反正,国内统一,可以归而不能归,故转伤流落。交,一作“教”。
  13. 不:一作“北”。
  14. 然:一作“使”。遣:一作“茫”。
  15. 使者徒劳百万回:此追言前此拒顺之事。百万,一作万里。
  16. 鸣玉:比喻出仕在朝。正臣:正直之臣。
  17. 修文偃武:提倡文教,停息武备。
  18. 静:一作“尽”。
  19. 圣寿:皇帝的年寿和生日。
  20. 见事:识别事势。通神:通于神灵。形容本领极大、才能非凡。
  21. 圣哲:指超人的道德才智,亦指具有这种道德才智的人。此借称帝王。
  22. 矜:自夸。
  23. 宫闱:帝王的后宫。才人:妃子的一种。此指妃子。
  24. 白首郎:年老做官。《汉书·冯唐传》:“唐以孝著,为郎中署长,事文帝。帝辇过,问唐曰:‘父老何自为郎?’”后因称年老做官为“白首郎”。
  25. 衣冠:古代士以上戴冠,因用以指士以上的服装。此代称缙绅、士大夫。是日:此日,这一天。
  26. 草奏:草拟的奏章。时:一作“人”。帝乡:一作“明光”。
  27. 澶漫:宽长貌,广远貌。山东:太行山以东。
  28. 削成如桉:喻河北已平。桉,同“案”。青丘:在青州,借指青州、淄州的淄青军,淄青东临渤海。
  29. 苞茅:束成捆的菁茅。苞,通“包”。古代祭祀时,以裹束着的菁茅置于柙中,用来滤去酒中渣滓。
  30. 北滹沱:是说北逾滹沱,逾字从上而省。辽水在奉天,滹沱河在山西。皆当时河北之地。
  31. 喜共和:一作“喜气和”。过去对抗,今皆入朝,君臣相得,全国一统,故曰喜共和。《史记·周本纪》:“厉王出弃,召公、周公二相行政,号曰共和。”韦昭注:“公卿相与和而修政事,号曰共和也。”
  32. 紫气关:这名称是杜甫创造的,实即函谷关。
  33. 黄金台:在河北易水东南,战国时燕昭王所筑。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之士,故号黄金台。入朝的是河北诸节度,所以便用了这个当地的故事来嘉奖他们。
  34. 突骑:用于冲锋陷阵的精锐骑兵。
  35. 并辔:两马并驰。辔,缰绳。
  36. 双阙:古代宫殿、祠庙、陵墓前两边高台上的楼观。此借指京都。
  37. 五陵:长陵、安陵、阳陵、茂陵、平陵的合称,为西汉五个皇帝陵墓所在地。
  38. 李相将军:指李光弼。蓟门:古地名,即蓟丘。
  39. 虽老:一作“惟有”。
  40. 说:劝说。诸侯:指河北诸镇节度使。
  41. 从来:历来,向来。天子尊:一作“天下知”。
  42. 天威:帝王的威严,朝廷的声威。堂堂:形容盛大。
  43. 中兴主:中途振兴、转衰为盛的君主。
  44. 汾阳异姓王:指郭子仪。郭子仪封爵为汾阳郡王。 [2-3]  [4] 

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创作背景

编辑
这是唐代大诗人杜甫的组诗作品,共十二首,当作于唐代宗大历二年(767年)春三月,诸道节度使先后入朝之后。诸道节度使入朝是当朝大事,当时杜甫虽远在夔州,而心系国家安危与民生疾苦,因作诗颂之。 [3]  [4]  [5] 

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作品鉴赏

编辑

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整体赏析

这组诗从历史事件到历史人物,从安史之乱到诸镇入朝,从北地到中原到西蜀,从朝廷君臣到战地将卒到诗人自己,从背景陈述到功绩归属,都围绕着“诸镇入朝”这一史事,记叙得明白透彻。
组诗第一首云:“禄山作逆降天诛,更有思明亦已无。汹汹人寰犹不定,时时战斗欲何须。”首实写安禄山史思明自河北范阳起兵叛唐,造成天宝之乱,而今禄山已诛、思明已灭,大难初平,向含欣慰。然而元内虽亡,而余形成藩镇,互相勾结。故三、四句云油油人,犹不安定,时时还挑起战争,以逞其野心。亦喜中有忧。二章云:“社稷苍生计必安,蛮夷杂种错相干。周宣汉武今王是,孝子忠臣后代看。”首句言社稷苍生在朝廷大政方针定后,必是安居乐业。二句言安史原本带领各族叛乱,今则大家安居杂处,不再纠纷。三、四句赞美平叛君臣,以周宣王汉武帝以美当今代宗,而孝子忠臣亦为后臣所瞻仰的。三章点到题旨。“喧喧道路多歌谣,河北将军尽入朝。自是乾坤王室正,却交江汉客魂销。”首句以童谣写起,以明诸道节度入朝传广远,童谣歌遍大地。二句写史实,证明童谣的真实性,河北将军都来朝觐了。三向大赞朝廷,从此天下太平,政治清明了。四句,突接到自身,漂泊江汉为客,不免黯然销魂。四章,又写诸道节度昔日之不朝而叹惜之。“不道诸公无表来,茫然庶事遣人猜。拥兵相学干戈锐,使者徒劳万里回。”一二句尽管不说你们不奉表来,但又众说纷纷,怎不叫人猜疑?三句则直写其各自相仿,拥甲伍,修兵器,干什么呢,不问自招。四句再写使者行役万里,白白劳顿而归。责其不朝,意在言中。五章,再正面写入朝之气象。“鸣玉锵金尽正臣,修文偃式不无人。兴王会静妖氛气,圣寿宜过一万春。”一、二句极写来朝人物,正直干练,在金声玉振之中,创修文偃武之业。然而实为诗中之容,而引出三、四句,以突出今日中兴之主平息妖氛,更他万寿无疆。可谓以宾托主,吾须吾祷,然而美而不谀。六章,则转而规讽朝廷,当不贪奉进。“英雄见事若通神、圣哲为心小身,燕赵休矜出佳丽,宫不拟选オ人。”首句系指事实,原代宗生日,诺道节度曾献金帝等名贵物品,值数十万钱。当时常衮上书请却之,不听。诗则赞其见事通神而有远见。二句,则规动代宗当以圣哲为心,不修天下自奉,应当节约,三、四句再直指河北诸道,不要夸耀那儿出美女,现在朝廷并不准备选宫中オ人了,语含讽意。句势则开一合,大起大落,极具摇曳动之美。七章,则转写自身,以发抒怀抱。“抱病江天白首郎,空山楼阁幕春光。衣冠是日朝天子,草奏何时入帝乡。”一、二句写自己老病江天,在空山梫阁间,虚度大好春光。三句突转,想象中朝里文臣在朝天子。四句急收,叹息自己的奏章何时呈进朝廷。言下有无限抑郁之情,怀オ不得施最。八章再续前写诸道入朝事。“澶漫山东一百州,削成如案抱青丘。包茅重入归关内,王祭还供尽海头。”一、二句写自己老病江天,在空山梫阁间,虚度大好春光。三句突转,想象中朝里文臣在朝天子。四句急收,叹息自己的句写广阔的山东泰华大片土地,如削成一样的平整,又环抱青丘猎地。暗示平叛后大好新势。三四句则写正常的贡赋,包茅进贡至关内,海边亦奉上朝廷所需之祭品,和前句所写“燕赵休矜出佳丽”句,作一对比,正邪自明。九章,续写诸道事。“东逾辽水北滹沱,星象风云喜共和,紫气关临天地阔,黄金台上俊贤多。”一句写东面北面,辽水滹沱,源远流长。物产丰富、自寓其中。二句写天上人间,一片祥和气象。三句写函谷关控制广洞天地。四句写黄金台上招来众多贤オ。诗总言河北山东之盤域广而人オ盛也。十章写请道将领归顺、士卒效力。“渔阳突骑邯郸儿,酒酣并辔金鞭垂。意气即归双阙舞,雄豪复遣五陵知。”首句点出将士,他们昔从安史叛乱,今则归顺朝廷,特表出之。二句写他们今为国家效力,得饮渴散骑之乐。三、四句再重墨写他们的意气、姿态;在都市在郊外,都是兴高彩烈,为人们所赏。十章,特写促使诸道入朝之功臣李光。称:“李相将军拥蒴门,白头惟有赤心存,竟能尽说诸侯入,知有从来天子尊。”首句写李光弼之成望,拥军门,为国重镇,二句再写他从军多年,自发丹心,衣里辉映。三四句铺写他能以身作别,终能劝说请道入朝,以示从来君君臣臣之义,而知天子之尊严。十二章再写平叛英雄郭子仪。“十二年来多战场,天威已息降堂堂。神灵汉代中兴主,功业汾阳异姓王。"安史之乱始于天宝十四载至代宗二年,历时十二年了。其间尚存回纥吐蕃外族侵扰及仆固怀思周智光的叛乱,故云“多战场”,首句即点此,二句写郭子仪以堂堂严整之师讨平叛乱,四海息兵。三、四句赞美君臣一德,有始有终。美其君为“中兴主”,臣为“异姓王”,才能成此大业。诗亦铿然而止,余韵无穷。
这组诗充分表现了联篇绝句的特色。第一首前二句叙事,意为安禄山叛乱被杀,乃天降之诛,史思明之死,亦罪有应得,极写叛乱的不得人心。后两句言叛乱已除,倘若你们这帮军阀仍心怀叵测,那么只能重蹈安史之覆辙。诗人在警戒棒喝中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。一开篇即道安史已平,群臣何归?第二首承上首晓喻河北诸道,表现了作者从元凶除,到边境静时的喜悦和希望。第三首则直接入题,作者听到入朝的好消息,不觉喜极而悲。第四、五首从第三首反复引申而来,既写诸镇往日跋扈不臣的事实,又赞许诸镇入朝。写到这里,可以说是铺叙无疑,直率贴切。于是第六首就写朝廷的表现。第七首,从遥闻诸镇入朝,到近悲自己,遥羡他人,与“却教江汉客魂消”遥相呼应。紧接着八、九、十首,遥想诸镇入朝,国家天时地利人事一片大好形势。第九首后二句出以唱叹,极雄壮,充满喜悦的心情。第十一首以河北之入朝归功于李光弼。最末首总括祸乱始终,君臣媲美,既歌颂祖上威灵,也推崇大将功绩,以对句唱叹作结,淋漓酣畅之至。
全诗一气呵成,从首逆消亡写到全国统一,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,脉络分明,格局严整,确实体现出杜甫绝句“组诗”的鲜明特色,扩大了时空容量,拓展了艺术境界。翁方纲《杜诗附记》卷十六称赞《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》“乃真诗也”,并说:“岂有专举太白、少伯之唐乐府,谓是七绝正路,而反自外于少陵者哉?”
这组诗一气灌注地读下去,其叙事线索便立即浮现出来:它们扼要地叙述了安史之乱以来的重大事件,而这些事件正好构成郭子仪军旅生涯的主体。这十二首诗不能孤立地阅读,因为它们是构成叙事链的圆环,或曰叙事线的纽结,只有将这十二首诗串起来读,才能体会到其整体性叙事脉络。这些组合在一起的夹叙夹议的绝句,就其本质而言,相当于一部郭子仪评传。从叙事学的角度看,杜甫的郭子仪组诗具有传记文学的性质。 [5]  [6-7] 

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名家点评

其一
杜诗详注》:“元恶并除,小丑复何凯乎?末句乃戒词。
杜诗镜铨》: 大声唤醒群迷,一言带十斗血泪。
其三
《杜诗详注》:河北入朝,出于道路童瑶,盖据一时传闻而言耳。
读杜心解》:此章乃点题处,所谓“承闻入朝欢喜”也。
《杜诗镜铨》:此首入题,末句急入自家,方见关切。
其九
诗薮》:杜七言句壮而闳大者,“二仪清浊还高下,三伏炎蒸定有无”……;壮而典硕者,“紫气关临天地阔,黄金台贮俊贤多”。
杜臆》:“天地阔”三字妙,承“东逾辽水北滹沱”来。
《读杜心解》:“紫气临”,统赞京都形势之控制;“金台贮”,悬拟北地贤才之向风:皆唱叹之词。
《杜诗镜铨》:下三首(指其八至其十)俱极意铺张,以志喜慰,亦是题目正文(“紫气关临”二句下)。壮句。
其十
《杜臆》:“浼渔突骑邯郸儿”,皆昔为贼用者。今为我用而被朝廷之宠,其意气投于双阙,而雄豪埒于五陵,
《读杜心解》:首句统括河北诸处,下乃鼓舞其来归之兴致也。
义门读书记》:此言降将当收之环卫,縻以富贵;不当复使据土地、领兵马也。
《杜诗镜铨》:王洙注:汉之五陵,乃豪侠所聚之地,昔为贼党者,今为国用,所以鼓舞其来归之兴也(末句下)。
其十二
《杜臆》:按史:是年诏郭子仪讨周智光,斩之。想诸侯入朝以此,故归功于郭。
《杜诗详注》:独以“异姓王”配“中兴主”,见其君臣一德,始终无间也。
唐宋诗醇》:推功李、郭,足为史笔。
《读杜心解》:上二句,总括祸乱始终,作大结束。下二,君臣配美,与《洛诘》之文“其作周匹休,我二人共贞”同一笔法,极淋漓颂扬之致。
《杜诗镜铨》:结归君、相,皇皇大文(“神灵汉代”二句下)。
总评
钱谦益《钱注杜诗》卷十五:“河北诸将,归顺之后,朝廷多故,招聚安史余党,各拥劲卒数万,治兵完城,自署文武将吏,不供贡赋,结为婚姻,互相表里。朝廷专事姑息,不能复制,虽名藩臣,羁縻而已,故闻其入朝,喜而作诗。首举禄山以示戒,耸动之以周宣、汉武,劝勉之以为孝子忠臣。而末二章,则举临淮、汾阳以为表仪,其立意深远如此,题曰欢喜,曰口号,实恫乎有余悲矣。”
浦起龙《读杜心解》:“十二首竟是一大篇议论夹叙事之文,与纪传论赞相表里,钱氏所谓敦厚隽永,来龙透而结脉深也。若章章而求,句句而摘,半为土饭尘羹矣。” [3]  [8] 

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作者简介

编辑
杜甫(712~770),字子美,诗中尝自称少陵野老,世称杜少陵。其先代由原籍襄阳(今属湖北)迁居巩县(今河南巩义)。杜审言之孙。开元后期,举进士不第。漫游各地。天宝三载(744年),在洛阳与李白相识。后寓居长安近十年,未能有所施展,生活贫困,逐渐接近人民,对当时生活状况有较深的认识。及安禄山军临长安,曾被困城中半年,后逃至凤翔,竭见肃宗,官左拾遗。长安收复后,随肃宗还京,不久出为华州司功参军。旋弃官居秦州,未几,又移家成都,筑草堂于浣花溪上,世称“浣花草堂”。一度在剑南节度使严武幕中任参谋,武表为检校工部员外郎,故世称杜工部。晚年举家出蜀,病死湘江途中。其诗大胆揭露当时社会矛盾,对穷苦人民寄予深切同情,内容深刻。许多优秀作品,显示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,因被称为“诗史”。在艺术上,善于运用各种诗歌形式,尤长于律诗;风格多样,而以沉郁为主;语言精炼,具有高度的表达能力。继承《诗经》以来注重反映社会现实的优良文学传统,成为古代诗歌艺术的又一高峰,对后世影响巨大。杜甫是唐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宋以后被尊为“诗圣”,与李白并称“李杜”。存诗1400多首,有《杜工部集》。 [9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彭定求 等.全唐诗(上)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6:570
  • 2.    萧涤非 等.杜甫全集校注.北京:人民文学出版社,2014:4507-4532
  • 3.    萧涤非.杜甫诗选注.北京:人民文学出版社,1998:276-278
  • 4.    刘新生.读陈寅恪有关杜诗诸文札记.杜甫研究学刊,2012(03)
  • 5.    陈贻焮.杜甫评传(下).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,2011:864-866
  • 6.    张思齐.从郭子仪诗歌组看杜甫对《诗经》的继承和发展.齐鲁学刊, 2016(02)
  • 7.    金启华.心忧社稷 喜庆家平——谈杜甫在夔州的两组七绝.盐城师范学院学报(人文社会科学版),2001(02)
  • 8.    陈伯海.唐诗汇评(上).杭州:浙江教育出版社,1995:1244-1246
  • 9.    夏征农 等.辞海(缩印本)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2000:1514
词条标签:
社会 文化